恩赐[奥尔公式光]

预警↓

-是糖不是刀,he
-有点烂尾,感谢看完的各位
-迟到的中元节文,文笔极差
-ooc归我,角色归吉田爸爸




致:亲爱的奥尔什方
         今天中元节,来墓碑看你的人更多了,祭拜用花在墓前堆了小堆,也有不少留言摆在花束上;除去冒险者们的,我还看到了艾默里克骑士长跟埃斯蒂尼安的,看来大家都还忘不掉你啊。
        你走之后发生了不少事情,邪龙之影被彻底消灭、新的蛮神被召唤,帕帕力莫为此再也没有回来,在此也就不多细说,相信你之前也听我说的够多了。
        知道中元节这件事也是夕雾告诉我的,她说“中元节会有你最喜欢的人回来看你”。于是我就写了这封信给你。修特拉告诉过我,人也好精灵也罢,一个生命死亡了其灵魂就会回归以太重新轮回,即便如此我也还是希望你可以收到。
        我今天去看你前,还去了一趟巨龙首,士兵们给了我不少花跟点心希望我能一并带给你。埃马内兰现在是巨龙首的负责人,最初听到这件事时我跟你一样不敢相信,但现在他确实有能力担起这个重任了。你的精神一定是融入了巨龙首的每个角落,才让留下的他们变得更像合格的骑士了。
        你一定是特别的吧,奥尔什方?初遇时我还为你言语的直白感到浑身不自在,毕竟很少人这么…热情的对待我。在乌尔达哈被陷害成通缉犯时,阿尔菲诺问过我该去哪里,我想了很久最后选择了来麻烦你。我未曾想过仅有几面之缘,就能让你欣然接纳我们。当晚在雪之家,我坐在壁炉前发呆时你递过来的热可可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可可。你还告诉我,让我将心里的想法说给你听,你也知道我向来不善言辞,于是在我开口前你给了我一个拥抱,从那时起我才发现在认识你之前的世界有多么无趣。
        拂晓的大家说我变得更生动了,是的就是生动;桑克瑞德在一次聚会时也告诉我:从前的我除去回应大家时才会露出笑容以外,大多数时间都是面无表情的。只是从什么时候起,我脸上有了苦恼与犹豫。他在说这句话时表情是疑惑的,酒量向来不错的人最后也还是醉倒在我面前。是啊,是什么时候?这个问题我想了一个晚上,在我入睡前听到了极其像你的声音喊了一声挚友,或许这个就是答案吧。
        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虽然他们叫我英雄,但你知道的,我终究也是人。从那天开始,每次骑着陆行鸟路过巨龙首,我都想要踏入其中,却又在停下鸟后恍惚想起那里没有了来自你亲手冲的热可可。每次我举起战斧向敌人挥去时,耳畔都会听到你的声音,你在喊我挚友,直到战斧停止挥动而我体力耗尽坐在地上喘息着,伊修加德的雪地上才听不见如此真切的声音,是我的喘息将你的呼喊盖过去了吗?我不知道,这或许只是你在提醒我前进,不能停下,拂晓需要我,艾欧泽亚需要我,海德林需要我,因为我是拂晓的英雄,光之战士。可我已经累了,奥尔什方。
             

                                         *
        浅棕发蓝眼的青年刚放下手里的笔,手中印有福尔唐家家辉的信纸被抽走。青年只来得及啊了一声就被笑声将后面的话都憋了回去。蓝发蓝眼的精灵正站在身后,修长好看的手指夹着那页薄薄信纸看着,甚至念出了个别句子。
        青年的耳朵逐渐发红,随后脸颊也开始染上淡粉,终于在光之战士爆发的前一秒,精灵把信放下,脸上是满足的笑容“没想到挚友这么挂念我,真是让我无比感动啊!”
        光伸手将信纸抢回又放入信封封好口,脸上的红晕还未消,嘴里嘟嘟囔囔“毕竟你复活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该做的我也还得做。”
        奥尔什方复活的事情就连光自己都说不清楚。在一切事情暂告一段后,光买了套房子住下作为他休息的地方。某日从附近狩猎回来的光就看到浑身赤裸躺在门口雪地级熟睡的精灵。奥尔什方醒来时与他生前并无两样唯独没有自己被复活的记忆,没人能解释究竟为何他会复活又为何会出现在光的门口,这或许是海德林的恩赐又或许是下一个故事的开端。
        但于光于奥尔什方而言,这未尝不是好事。一个是休息中的冒险者,一个是“无名无姓”的俊美精灵,又有何种理由将他们再次分开。
         伊修加德今天难得的放晴了。

评论(4)

热度(36)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