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烛x林秋石】一个小故事7【原著向】

-小孩阮南烛x林秋石。私设有

-全文2.3w字。

-看死亡万花筒的时间有点久了,一些小设定记不太清如果有写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

-小学生文笔_(:з」∠)_

-略有些恐怖[大概

-人物归西子绪大大,ooc归我

-感谢食用。


目录: 0  1  2  3  4  5  6


      -

      回去路上林秋石将刚刚看到的事情复述了一遍,顾龙鸣听的也是一阵反胃,缓了好一会才说到:“那现在我们的线索都可以说的通了。小女孩的父亲有疯病,一发病就会家暴。事发那天,她父亲发病对其母亲拳打脚踢,就像我们在幻象里看到的那样,小女孩的母亲慌张中想要跑出去,因此再次惹怒发病中的父亲被他用斧子砍死了埋到树下。而小女孩目睹全程惊惧交加,等父亲埋完母亲后又跑到院子里看母亲,却被她父亲看到了。她父亲对其一顿暴打后拿了绳子把小女孩勒了个半死。后来小女孩父亲清醒之后必然极其痛苦,过于悲痛之下他失去了那晚的记忆甚至觉得自己并没有过妻子!小女孩看着自己父亲每天都这样痛苦,觉得是自己害了他,就求自己父亲拿斧子把背后的东西砍下来说不定这个病就好了。他父亲照做,没想到因此害死了小女孩,最后在自责之中自杀了。而小女孩背后那个东西没有死掉,反而还控制了她的父亲跟小女孩一直做出活着的假象。所以小女孩希望的并不是我们给她复仇,而是再次砍开那个东西让她解脱。”

       林秋石点点头:“应该就是这样了…”

       顾龙鸣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道:“这都造的什么孽啊…一家人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

      林秋石抬眼看了看月亮跟逐渐沉下来的天色,叹道:“只能说世事无常,即使大部分人的生活看起来都变得越来越好,但总有光照不到角落。”

 

        -

       回到招待所时并没有碰上小女孩的父亲算是这个晚上让他们比较欣慰的事了。熄灯后不能洗澡,三人无可奈何,只能弄湿毛巾随意擦擦身子假装自己洗过澡。

       顾龙鸣坐在地上沉思,忽得抬头看向床上两人:“帮小女孩完成愿望以后应该就可以出去了吧。那钥匙会在哪里”

       阮南烛正准备趁林秋石玩手机时偷亲几口,被顾龙鸣打断,当下脸色有些发黑:“应该就在小女孩跟人形中间了。还有,小孩子这个点数还不睡觉会长不高的。”

       顾龙鸣抬头时已经看到两个人的动作了,但来不及停下话已经出口;现在被阮南烛这么怼了下,也是委屈的没话讲:我的嘴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吧…

 

        -

       顺清所有线索之后,三人又睡到林悠悠来敲门才醒。这次开门的时候门外只站着林悠悠一人,顾龙鸣奇道:“娅楠怎么没跟你一起?”毕竟她们两人几乎每时每刻都黏在一起来着。

       林悠悠走进屋,将手里冒着热气的袋子递给顾龙鸣,边说道:“她说不能光靠我们,要自己出去找找线索。我拦不住,就任她去了。我给你们买了包子,快趁热吃吧~”

       顾龙鸣捧着心口一副我快感动哭了的模样,拿过一个包子啃了两口,把昨晚的经历告诉林悠悠。听到背后有人形时,林悠悠一双杏眼瞪的更圆:“门里世界还真是什么都有啊..。那现在线索里的歌谣每一句都可以解释了吧?”

       顾龙鸣点头:“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指事发后小女孩抱着玩偶去花园看被埋在树下的妈妈,那个时候小女孩背后的东西还没有控制她;娃娃哭了叫妈妈,现在我认为是小女孩病发了,也就是她背后那个东西说话了,小女孩很痛苦于是喊着自己妈妈;花上蝴蝶笑哈哈,这个就是指发了疯病的爸爸。姐姐抱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玩耍,在小女孩的请求下爸爸把她们两个砍开了,但是小女孩因此死去,她背后那个东西控制了小女孩,小女孩的父亲也自杀了;娃娃饿了叫妈妈,不管是小女孩还是她背后的那个东西,应该都是极度依赖小女孩的母亲的,所以我们晚上碰到小女孩的时候,她会问我们有没有看到她的妈妈;树上小鸟笑哈哈,应该就是死了但仍然被控制的爸爸,前天晚上我们回来的时候碰上了小女孩的爸爸在走廊里巡查,你应该也有在熄灯之后听到走廊的脚步声跟敲门声吧?那个应该就是他了。至于为什么那位熄灯之后洗澡的大哥是被勒死的,也可以解释的通了。发了疯病的父亲觉得小女孩不听他的话于是拿绳子勒她,说了熄灯之后不可以洗澡还要洗澡的也是不听话的,于是就被勒死了。”

       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的阮南烛窝在林秋石怀里,懒洋洋道:“庆幸它只是第二扇门吧。”听此顾龙鸣想象了下同样的剧情要是放到第六扇门,那现在的死亡人数可能已经过半了。

 

        -

       林悠悠回去之后,三人在屋里窝到了傍晚才出门。这一次五点就熄灯了,门外准时出现脚步声;只是这一会不是敲门声,而是激烈的拍门声。顾龙鸣不解:“他急什么。”

       阮南烛悠悠回了句:“要是你是鬼,两三天都没能杀一个人,你急不急?”

       顾龙鸣:..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脚步声消失后,顾龙鸣蹦起来要去开门,却被林秋石拦下:“再等等。脚步声还在”话音刚落,一连串急促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紧接着就听到斧头砍到肉上的声音与一声惨叫,之后是接连几声砍肉的声音,再往后又一次重归平静。顾龙鸣看看林秋石,见他点头后才去开门,小心翼翼的往门外看。走廊上除去四溅的血迹以外就再无他物。三人这才去敲了林悠悠房间的门。

 

        -

       五人来到院子门口时发现院门已经开了,似在无声欢迎几人的到来。门边靠着那把斧子,小女孩在树下呜呜哭泣着,脖子上还缠着一圈麻绳;当林秋石拿起斧子时,树下的小女孩消失了,小楼的门缓缓打开。这次没有中年男人来开门,只有在地上呜咽不止的小女孩;听到门开了的声音时,小女孩猛地起身扑在林秋石面前,想要伸手抓住他的裤腿。阮南烛拽着林秋石后退几步躲开小女孩的手,此时的小女孩依然穿着那条白色连衣裙,但是背部高高隆起,仿佛背了个人在背后一般。

       小女孩见没有抓到林秋石的裤腿,脸上闪过一丝恨色,但很快又消失不见;她再次跪下来哭道:“你们让我解脱吧,把那个东西砍下来,放我走吧..”

       手起斧落,小女孩背后的人形被锋利的斧子削下来掉到地上。一把钥匙随着大量鲜血从小女孩背后流出滴到地上发出叮当脆响,小女孩倒在地上抽搐片刻再也没了动静;林秋石轻叹了声,弯腰将钥匙捡起。耳边忽的响起破空声,同时响起的还有阮南烛的一声“小心!”

       地上原本蜷缩着的人形已经爬了起来,四肢着地,眼眶与嘴巴的部分裂开一道口子。它在地上转了一圈,狞笑一声扑向正在捡钥匙的林秋石。但还没扑到他面前就被阮南烛眼疾手快捡起地上斧子一把拍飞,人形横飞出去撞到了厨房墙上。阮南烛一把拉起林秋石就往门外跑去,边跑边将钥匙抛给早就等在树下的顾龙鸣:“快开门。”

       门开的时候,几人背后响起怪叫。人形趴在门口,愤怒的看着他们,又是一连串的怪叫,紧接着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所幸门已经打开,林秋石跳进门里时人形只来得及抓他衣角。五人有惊无险站在门口看着门外那个人形冲他们嚎叫两声转身离开了,才松了口气。

       娅楠走在最后面边走边看着门内的环境,想起刚进门时招待所外面浓雾似的,又朝几人靠近了些,小声开口:“这条路两边是什么啊..”

       顾龙鸣开玩笑地回了句:“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为什么要自己试呀,让林林哥帮我试不就好了吗?”几人闻言猛地转身,就看到林秋石僵在原地,腹部晕开一团深红;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只听到原本走在自己背后的娅楠带着笑意说道:“林林哥要好好帮我看看底下有什么哦。”

 

        -

       林秋石醒的时候,眼前是有些熟悉的天花板。他眨眨眼,意识逐渐恢复,紧随而来的是腹部的刺痛,疼的他嘶了声。这声音倒是惊动了坐在床边的人,一双温暖的手伸过来扶住林秋石,帮他把病床调高。

       视线里不再是单一的医院天花板,还多了个林秋石想一直看着的人。他坐在床边面带忧色,于是林秋石开口,用沙哑但依然带着暖意声音道:“南烛。”阮南烛的怀抱依然很温暖,林秋石在闭眼之前的唯一想法是:虽然大的抱着舒服,但还是小的好玩些啊..

 

        -

       这一次林秋石在医院躺了两个星期才回去。在角落里蹲着的顾龙鸣见林秋石回来的时候,当场就哭了,抱着林秋石死不撒手,在他耳边嚎着:“都怪我没有看好那个傻逼东西才害得你受伤,林林哥我错了啊啊啊——”

       阮南烛无情将人从林秋石身上撕下来:“我说过什么?”顾龙鸣立马怂了,蹲回刚刚那个角落里面壁思过。

       林秋石有些好笑的看着阮南烛:“我已经没事了。让他玩去吧”顾龙鸣一直偷摸摸回头看着他们两,听到林秋石帮他说话,疯狂点头,看到阮南烛冷哼了声但没反对后,蹦起来就跑。

       两人回到屋里,林秋石就被阮南烛推床上拿被子裹住,原因是伤还没有彻底好要静养。林秋石也乐得窝在被窝里咸鱼,一边看着阮南烛在旁边换衣服,道:“所以当时发生了什么”

       阮南烛换衣服的手顿了顿,才开口:“我失误了,那个娅楠不是新人。她是线索贩子。”

     “线索贩子?”

     “最近在冒出来的一伙人,不加入任何组织,进门后抢夺其他人的线索,出去以后再以高价卖出以此获利。”

     “这样的话,他需要看准哪些人可以找到门跟钥匙吧?”

     “有些门不一样,它不以出门顺序给线索,而是以完成度。就是这个事件的完成度,我们探索这件事探索的越清楚线索收集的越多剧情越完整,出门时获得的线索就越详细,有些甚至可以比特殊线索还详细。那些人就专挑这类的门下手,瞅准了哪些人可以获得完整线索,再黏上他们,出门时将剧情完整度最高的那个杀了,然后在被报复之前拿着线索出去。但因为你没有死,所以那个人并没有获得线索,线索依然在我们这。”

      “但这样的话,出来了也会出事的吧?毕竟他杀了人”

      “这种门管的没有那么严,他们并不会有事。”

      “那林悠悠呢,你说她是女装大佬,她总不可能只是有女装癖而已吧。”

      “他没什么问题,是一个叫做晓的组织的成员,门也确实只过到了第二扇,但他在组织内地位很高,想来也是有什么特殊手段了。”

      “这样,没什么问题就好。你别皱着眉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啊。休息两天就好”

      “...”

      “来,爸爸抱一个。哎哟你轻点,我是伤患!唔...”

         一个绵长且甜蜜的吻过后,林秋石抱着撑在身上的阮南烛,眨眨眼:“我还是觉得小的比大的好玩”

       “是吗,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们就弄个小的出来好了”

       “爸爸饶命..!啊..”

 

        -

       林秋石窝在阮南烛怀里舒服的一根指头都不想动:“虽然外面世界没有鬼怪,但依然还是会有小女孩那样的事吧?”

       阮南烛抬手摸了摸他的发,又低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下:“会好起来的。睡吧”

     “恩,晚安。”

     “晚安。”


       -End-


感谢各位阅读,辛苦了

评论(2)

热度(9)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