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烛x林秋石】一个小故事6【原著向】

-小孩阮南烛x林秋石。私设有

-全文2.3w字。

-看死亡万花筒的时间有点久了,一些小设定记不太清如果有写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

-小学生文笔_(:з」∠)_

-略有些恐怖[大概

-人物归西子绪大大,ooc归我

-感谢食用。


目录: 0  1  2  3  4  5


       -

       三人睡到将近中午才被拍门声弄醒,顾龙鸣去开了门。门外是林悠悠跟娅楠,见到顾龙鸣开了门明显松了口气,但仍面带忧色道:“你们没事吧?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们还以为你们已经出去了,跟娅楠出去转了一圈以后没找到人就来敲门了。”

       顾龙鸣打了个哈欠:“没事,就是昨晚睡得太晚。你们再去逛逛吧,记得六点之前回来。”再醒的时候阮南烛跟林秋石已经醒了,两人一边吃着从外面拎回来的吃食一边小声嘀咕;听到地上的人醒了的声音,林秋石从袋子里拎出个烧饼递过去:“吃吧。待会晚上要去院子那边看看。”

       接过烧饼啃了两口以后,顾龙鸣才反应过来林秋石说了什么,惊恐:“怎么又要晚上去!那个小女孩不会放过我们的吧!”

       林秋石一点也不委婉,点头:“当然。但还是得去;刚刚我跟阮南烛讨论了下,觉得可能还有一些线索没有收集到。”

       顾龙鸣咦了声,嘴里嘀嘀咕咕把已有的线索顺了一遍,一脸茫然的看过去:“但现在没有说不通的地方吧?”

       林秋石挑挑眉,模样居然跟阮南烛挑眉的时候有点点相似,低头嗦了口面又看着顾龙鸣:“那你把所有线索按顺序理一遍?”

      “过来以后有个人因为对小女孩说了滚所以惹怒了她于是那个人挂了。第二天早上我们打听到了小女孩家的事情,于是去了小女孩家发现她爸对地上那些血没有印象,而且一提到那些血小女孩就会哭显然是因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让她觉得难过害怕。当天晚上我们又过来看,看到了屋里重现的那些场景,还发现了不一样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格外的凶残。第三天再过去看的时候小女孩父亲不记得我们前一天有来过,然后我把他支开你们去跟小女孩对话;你们说跟小女孩提到血了以后她就很难过并且很愤怒,拿着玩具铲不停砍玩偶,而我支开的小女孩父亲,除了不想让我靠近院子角落那棵树以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不对劲的地方,再结合线索里写的,我猜那棵树下埋的应该就是小女孩的妈妈了。而且按照其他门的尿性,门可能也在那里。”

       阮南烛听到顾龙鸣这么说,露出满意的神情,点头:“不错啊,儿子长大了。”林秋石也一副妈妈很欣慰的样子。

       儿子本人:……

     “再往后呢”

     “晚上回来以后有个人熄灯时间以后洗澡然后挂了。我们还推测小女孩是希望我们帮她复仇把她父亲以同样的方式弄死。于是傍晚的时候我们把小女孩父亲弄死了,不但没有用,还把晚上的小女孩吸引出来了。没了。”

     “那我们当时为什么说小女孩是希望我们帮她复仇而不是别的?”

     “因为小女孩选择哭而不是尖叫,并且一直做出砍玩偶的动作,就像是正常人泄愤那样,说明小女孩因为没办法自己报仇而难过而不是希望我们帮她解脱或者找妈妈,所以我们觉得她应该是希望我们可以帮她复仇。”

     “问题就在这里。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怎么推理线索的?”

       顾龙鸣点头:“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指事发后小女孩抱着玩偶去花园看被埋在树下的妈妈;娃娃哭了叫妈妈,应该是说小女孩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所以难过于是哭了;花上蝴蝶笑哈哈,这个会不会是指失去记忆的爸爸?姐姐抱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玩耍,指晚上才会出现的那个小女孩在花园里看被埋在树下的妈妈,我个人觉得这里小女孩已经黑化了所以才被称为姐姐;娃娃饿了叫妈妈,是小女孩想起了妈妈,至于为什么是叫而不是哭,我觉得应该是她黑化了的缘故,树上小鸟笑哈哈没有头绪。”

      “蝴蝶那个解释,我觉得行得通。那你再回忆一下老奶奶怎么说的?”

      “小女孩有疯病,但父母都没有嫌弃她而是幸福和谐的生活。直到那天突然出了事。”顾龙鸣念此眼睛一亮:“对啊!既然是幸福的生活,那为什么小女孩父亲又突然把他的妻子杀了?如果说是老奶奶记不清了,但是小女孩给我们看到的他们吃晚饭的那个场景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就是关键所在。那天晚上,在小女孩父亲杀掉他妻子之前发生了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晚上再去一趟看看,说不定会看到新的场景。而且,我们也没有弄清楚,线索里的蝴蝶跟小鸟指的又是什么。”

       顾龙鸣头捣似蒜:“我洗漱一下咱们就去。”

 

       -

       如顾龙鸣所说,今晚六点就熄了灯。待脚步声消失后,三人顺利离开招待所来到小女孩家。阮南烛推门的手还没落下,就听到院子里有哭泣的声音。三人对视片刻,拐到院子旁边的小巷里找了几块砖垫高,再由林秋石抱着阮南烛往里看,顾龙鸣负责放风。

       院子里那棵树下跪着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几乎从不离身的玩偶被丢在旁边,而小女孩正捂脸哭泣。她的另一侧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正是小女孩的父亲;那位中年男人看到自己女儿哭泣,非但没有安慰,甚至在旁边哈哈大笑,嘴里一边说着:“你这个怪物,平时就会板着脸,现在自己娘死了倒会哭了是吗?别哭了!我他妈让你别哭了!!”小女孩不为所动,依旧捂着脸呜咽。小女孩的父亲上前把瘦弱不堪的小女孩踹倒在地,对其一顿拳打脚踢,嘴里骂骂咧咧的:“我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小女孩蜷缩在地上发出阵阵痛苦的惨叫。

       也不知道小女孩父亲听到了什么,原本只是对着自己女儿拳打脚踢的中年男人,忽的发出一声怪叫,伸手将小女孩身上单薄的衣物撕开!林秋石看的目瞪口呆:“他这是要干什么?!”

       顾龙鸣想看又看不到:发生了啥?恩?

       接下来的场景看的林秋石一阵反胃,下意识抓紧了阮南烛的衣服:小女孩的衣服被撕开的时候是背对着自己父亲跟墙上的林秋石的,按理应该是光滑好看的十几岁少女的背部,赫然长着个人!细看才发现那只是个人形的肿块,大小跟被丢在地上的娃娃差不多,而让小女孩父亲突然发出怪叫的原因正是这个人形正发出桀桀的笑声;随着笑声越来越大,小女孩背部的人形眼睛跟嘴巴的位置裂开了一道大缝流出汩汩鲜血。小女孩似乎也被吓坏了,双手往后背着无助的抓挠着;人形凸起的手部随着小女孩的抓挠开始活动起来,仿佛一个被背在背后的小婴儿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时开心挥舞双手的模样。眼眶的缝靠近中年男人的那一侧则开始扩大,仿佛转移视线到中年男人身上一般。

       中年男人被古怪的人形盯着,终于忍无可忍,将小女孩又一次踹开,进屋拿了条粗大的麻绳一把勒到小女孩脖子上!随着中年男人越来越用力,地上的小女孩口吐白沫两眼一翻停止了挣扎。

       顾龙鸣听着墙另一边的动静越来越小,直到再也没有任何声响,才抬头看向面色有些苍白的林秋石:“怎么样,很糟糕吗。”

      林秋石小声回答他:“何止是糟糕。已经让人没法看了啊..”

      墙那边安静了片刻又响起哭声。林秋石再次看过去,刚刚的那一幕已经不见了,看样子又是小女孩制造的幻象。

       此时树下只剩下跪着哭泣着的浑身赤裸的小女孩,手边还放着一把水果刀,背后鲜血淋漓,但那个人形还在背上,甚至比幻象里的更大了!小女孩呜咽着,抓着水果刀的手放开又握紧,边哭道:“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该死的已经死了!”

       背后那个人形再次裂开一道口子,空洞又沙哑的声音回答着小女孩:“你答应过我陪我玩的,怎么可以反悔呢。”

     “可你根本就不存在!你不是我的玩偶!是你骗了我!” 

     “如果我不骗你,你会跟我玩吗。就算我不来找你,你以为你会有朋友陪你玩吗?你只有你那个一发病就会打你跟你妈的爸爸,还有体弱又不敢反抗的妈妈,你爸爸的病甚至遗传给了你。你知道邻居都说你是什么吗,他们说你是疯子!是没人要的东西!也就只有你那对可怜的爹娘愿意养你了。结果最后发了疯的爸爸还不是砍死了你妈,还用绳子将你勒了个半死?”

     “他自己也不想这样的…这不能怪他。我跟妈妈都知道他是爱我们的…”

     “呵,爱你们的?那上次你偷偷跑出去玩,听到你爸爸跟邻居说羡慕他们家,能有两个正常人,是怎么回事?那最后你爸爸拿着斧子砍你害得你失血过多死掉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求他的…,如果没有我,他也不会这样…。都是因为我生了病治不好,求着他把我背后的东西砍掉的…”

     “哈哈哈哈最后不仅没有把我砍掉,还害得你死了。难怪你爸爸最后上吊自杀了呢!”

     “别说了,别说了!!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求求你了…”

     “想都别想!你要跟我呆一辈子,你说过陪我玩的,你食言了,这就是骗子的下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小女孩背后的人形的笑声,小女孩的身影满满消失;院子里又恢复了安静,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小女孩与人形的对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墙外的顾龙鸣也听清楚。他一脸复杂的看着爬下来的林秋石,等着他说些什么。而对方只是有些疲惫的摇摇头,被抱在怀里的阮南烛抬手拍了拍他的背又轻轻抚摸两下作为安抚。林秋石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紧了紧抱着小孩的手;阮南烛将林秋石的感激尽数收下,眨眨眼道:“真要谢我的话,林林哥哥就亲我一下~”这回林秋石没再看他,只是捏了捏小孩的脸。

       顾龙鸣心里苦:为什么这种时候了你还能秀恩爱啊…


评论

热度(5)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