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烛x林秋石】一个小故事5【原著向】

-小孩阮南烛x林秋石。私设有

-全文2.3w字。

-看死亡万花筒的时间有点久了,一些小设定记不太清如果有写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

-小学生文笔_(:з」∠)_

-略有些恐怖[大概

-人物归西子绪大大,ooc归我

-感谢食用。


目录: 0  1  2  3  4


-依旧短小


       -

       林悠悠跟娅楠两位什么也不懂的自然就让他们自己逛街去了,林秋石跟两人边走边商量要怎么帮小女孩复仇。顾龙鸣:“是不是要直接拿斧子弄死他父亲?就像他父亲弄死他母亲那个样子?”

       阮南烛点了点头:“应该是。”

       商量好了对策,三人就一直在小县城里闲逛,阮南烛仗着自己的正太脸,硬是在各家讨了不少的糖。此时正坐在林秋石臂弯里剥了颗糖喂给林秋石吃,一边眨眨眼看着他:“林林哥哥,糖甜不甜?”

       林秋石笑了下用空着的手去捏小孩的脸:“甜啊。”

       阮南烛又眨眨眼:“比我甜吗。”

       林秋石此时心情不错,居然还思考了一下点点头:“比你甜。”

       于是阮南烛凑近了点,看着他:“真的?”两人贴的极近,唇瓣几乎要贴到一起。顾龙鸣跟在后面捂着眼快哭了。

       一直晃到傍晚时分,等小县城各户都亮起灯了三人才又绕回小女孩家,伸手敲了敲门。小女孩的父亲开门时显然又不记得他们了,三人继续用城里领导视察的借口进了屋。这一回换成林秋石跟阮南烛拖住中年男人,顾龙鸣摸进厨房找斧子。

       厨房也不大,但东西都还算新,唯独墙角里的一把斧子锈迹斑斑。顾龙鸣伸手拿起斧子的时候,在客厅的中年男人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不安,跟林秋石对话时的表情也带上了一丝不耐烦。阮南烛一直在旁边看着,注意到中年男人的变化后,立马开口道:“叔叔,地上那些红红的是什么啊,是血吗?”

       这句话仿佛是个开关,伴随着小女孩的哭泣声响起,小女孩父亲先是愣了片刻,随后表情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双手呈爪状就朝林秋石脖子掐来。阮南烛见状猛地一拉林秋石跟他一起躲开中年男人的手,一边往厨房那边喊着:“顾龙鸣你好了没!”

       厨房那边很快应了一声,紧接着顾龙鸣就拿着那把斧子出现在了厨房门口。而正冲林秋石两人嘶吼的中年男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一心想要将两人弄死;但他还没扑到林秋石跟前就停住了,林秋石看着面前这个中年男人额头正中出现了一个小尖片,一丝血从伤口处流了下来,紧接着这位中年男人就倒了下去。顾龙鸣站在原地惊呆了:“我原本是瞄着他的心脏去的!”谁想直接爆头了呢...

       林秋石一时也是无比震惊,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去看小女孩。原本在哭泣的小女孩看到自己父亲倒了下去,仿佛看到了什么让自己特别开心的事一般,欢笑着拍起手来。笑声在屋子里回荡着,却让人觉得这笑声变得越来越阴森。阮南烛皱眉:“事情不对。快走”

       顾龙鸣从小女孩开始笑的时候就开始往门口挪动,听到阮南烛的话时二话没说撒腿就跑。屋子里的小女孩此时仿佛变了一个人,四肢着地冷笑着朝三人冲过来!得亏阮南烛提前喊跑,小女孩冲到门口时被关上的大门狠狠拍了回去。

       顾龙鸣站在门口惊恐地听着门内发出的拍门声,忍不住又后退了两步:“还好阮哥喊的快..不然..!”

       顾龙鸣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子居然穿透门板被扔了出来。林秋石瞳孔紧缩拉着阮南烛往旁边躲,却还是慢了一步,尖锐的斧子在手臂上划了条血痕出来。阮南烛猛的看向门板,正好看到一只血红的眼睛出现在门板被斧子破出的洞后面,似乎是看见自己扔的斧子划伤了人,小女孩又开始开心的拍手大笑。这笑声听的人恼火,但低头又看到林秋石手臂上那道伤口,阮南烛有再大的火也只能压下来;他一把抓住林秋石的手往外走一边低声对顾龙鸣道:“走,回去再说。”

 

        -

       祸不单行,三人回到招待所时招待所居然已经熄灯了;阮南烛用发夹将大门的锁弄开,带着两人就往里走。刚到二楼楼梯拐角,阮南烛猛地停下来:“楼上有人,等等。”

       听闻此言,三人迅速藏匿到拐角的阴影处紧盯二楼的楼梯口。没一会就听到了跟前天一样的敲门声与脚步声,此时没了房间门的阻挡,听力甚佳的林秋石甚至听到有金属器物拖行的声音。

       脚步声由近及远,又从远到近。没一会楼梯口就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待看清之后顾龙鸣低低地发出一声倒吸气的声音。这个人他们刚刚才见过,正是小女孩的父亲!他正拖着一把大斧子从楼上走下来,垂在地上的斧头随着他下楼的动作一下下敲打着地面发出脆响。三人挤在楼梯拐角的阴影里大气不敢出,看着神色冷漠的中年男人一步一步走下来从他们面前经过。走到拐角处时,中年男人猛地一扭头看向阴影处;顾龙鸣冷不丁跟这个刚刚被自己爆头的人对视,吓得他险些大叫出声,又猛地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强行冷静下来。

       也不知是今晚光线不好还是这个人本来就看不清,中年男人盯了角落一会就下楼了。三人听着大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一颗心才落下。赶忙冲回房间关好门。

       熄了灯不能洗澡,三人即使吓的一身冷汗也没辙,只能将就躺下。阮南烛从包里找出酒精棉跟绷带,抓过林秋石的手就开始给他消毒擦药。伤口不深,只是浅浅的一道口子甚至没有流多少血,却被阮南烛了个严严实实。林秋石看阮南烛一直紧皱眉的模样觉着好玩,凑近了些:“生气了?”

       见阮南烛没答话,又凑近了些:“没什么事的,明天就好了。快睡吧”说着抬手拍拍阮南烛的背,将他半搂半抱的弄倒跟他躺在一起。正当林秋石迷迷糊糊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边人抬手把他抱得死紧;被勒的有些清醒,林秋石有些好笑的睁眼拍拍他,便又睡过去。


评论(2)

热度(18)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