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烛x林秋石】一个小故事4【原著向】

-小孩阮南烛x林秋石。私设有

-全文2.3w字。

-看死亡万花筒的时间有点久了,一些小设定记不太清如果有写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

-小学生文笔_(:з」∠)_

-略有些恐怖[大概

-人物归西子绪大大,ooc归我

-感谢食用。


目录: 0  1  2  3


-依旧短小


        -

       三人进门时,林悠悠跟新人女生手里各拎了个袋子,里面是些吃食,坐在大厅里聊的正开心呢;见到三位甚至开心的跟他们打招呼,心大的顾龙鸣此时都有些佩服这两位的心大程度了。林秋石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看时间:“外面说话不方便,回屋再说。”

       不大的房间挤了五个人,林秋石将床让给两位女生坐着,自己靠着窗将刚刚和阮南烛与小女孩交流的过程说了一遍,总结道:“根据线索里的提示跟我们现在收集到的线索,该做什么也很明确了。线索里那个妹妹应该就是指小女孩,而姐姐我们猜想应该是指晚上凶暴的小女孩,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被区分开,暂时还不清楚。小女孩的父亲将他的妻子杀了埋在院子里,小女孩则希望我们可以帮她复仇。”

       林悠悠不解到:“为什么是帮她复仇而不是别的什么?”

       林秋石点了点头:“我们也思考过这个问题。刚开始我们跟小女孩说话的时候她一直没有反应,但一提到客厅那些血她就开始模仿她爸爸的行为去砍自己扔在地上的娃娃,还哭个不停。如果她是希望我们帮她解脱或者找到妈妈,为什么不做个挖地的动作呢?而且在做砍玩偶这个动作,她一直在哭,如果她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亲自复仇而愤怒的话,又为什么要哭而不是尖叫?所以我们觉得她应该是希望我们可以帮她复仇。”

       阮南烛在旁边点点头,大眼睛眨巴:“林林哥哥好聪明呀。”

       顾龙鸣一脸我没有吃晚饭但我已经饱了的模样,林悠悠不清楚门外的阮南烛跟门内的小孩完全不一样,笑着伸手想去捏阮南烛有点婴儿肥的脸:“林秋石,这是你弟弟吗,好可爱呀。”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躲过林悠悠的手,脸上还满满都是嫌弃的模样,又想到林悠悠是位女装大佬,眨眨眼没接上她的话。倒是一旁的娅楠——那个新人女生,据林悠悠介绍她叫娅楠,满脸佩服:“为什么你们知道的这么多。”

       顾龙鸣故作深沉:“你多过几扇门你也就熟了。”娅楠没再说话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顾龙鸣进门前穿着阮南烛给他的说是可以保护他的背心,进门后自己就成了个眯眯眼胖子,跟哪个女生都被认为是变态,现在委屈的要死,又不敢对阮南烛有什么意见生怕被大佬怼。

 

        -

       这次熄灯的时间又提早了半个小时,手表上的指针指向八点整时,头顶的灯闪了闪便熄灭了。林秋石像以往那样躺下来跟阮南烛聊了会天,还获得了阮南烛犯困迷糊时的蹭蹭;柔软发丝蹭脸上有些发痒,惹的林秋石轻笑,地板上顾龙鸣发出委屈的哼唧。原本林秋石以为晚上也会像昨晚那样平静的过去,没想到后半夜就被门外一声尖叫惊醒。身旁的阮南烛尚在熟睡,林秋石还当是由于自己过人的听力导致又听到了远处的动静,认真听了片刻见再没什么异响便又躺了回去准备继续睡;毕竟这只是第二扇门,夜晚发出的动静打多只是吓吓人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秋石再次被吵醒,这回不仅仅是他,阮南烛、甚至是睡觉死沉的顾龙鸣都被惊到坐起来。

       房间门纷纷打开,大家往发出惨叫、大门敞开的房间走去。那个杀马特瘫坐在地上,浑身发抖,裤子上甚至有一片深色——见此众人抖了下,居然能被吓尿,里面的场景得有多恐怖?

       另一个房间的两名老玩家上前把杀马特少年拖出来,面色凝重拍了拍他问跟他同屋的那个人去了哪里。少年被他们这么拍了拍才猛地回神,颤抖着指向房间浴室:“在、在里面”说完又是一声惨嚎,两眼一翻倒下了——居然被吓晕了。

       阮南烛绕过倒在地上的杀马特进入浴室,招待所的各种设备都比较老旧,也不像酒店那样有抽风,只是在墙上靠近天花板的位置弄了个排风扇。跟杀马特少年同一个房间的人此时脖子套了条粗大麻绳面朝墙壁以一种僵硬诡异的姿势吊在排风扇下。

       见此景,就算是林秋石也背后凉了下。旁边有人似乎是想上前把他弄下来,但又不敢乱动。阮南烛冷冷道:“别动他了,估计天亮他就消失了吧”

       那两位老玩家忍不住道:“一个小孩怎么这么冷血。”

       阮南烛冷哼了声,脸上带了些不屑:“已经死了的还惋惜什么,是能让他复活还是能让你们出去?况且谁知道是不是你们把他害死的呢”

       两人被噎的说不出话,阮南烛确实说的没错,门内人人为己没人会彻底相信谁。林秋石拿出兜里发夹弄开旁边的一间空房间的门,招呼顾龙鸣,跟他把晕倒的杀马特搬进去。现在他们人数正好可以两两一间,但却没有人愿意分出来跟这个杀马特一间。顾龙鸣在阮南烛注视下瑟瑟发抖,摸摸鼻子道:“我就不了吧..我一没什么擅长的二没什么胆子,真要出什么事..”

       最后还是在阮南烛半逼迫半威胁的目光下妥协了,林秋石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你不是还有那件背心吗,真要有什么事你就过来敲门。”

 

       -

       第二日早上,晕过去的杀马特也醒了,但好像还没缓过来似的,神情有些呆滞。坐在房间床上复述昨晚发生的事:“我们一般都是快到熄灯时间才洗澡的,所以熄灯的时候前辈大哥还没有洗澡。他似乎忍受不了一天不洗澡这样的事情,所以就抹黑进去洗澡了。还让我拿手机给他在旁边打灯。洗到一半的时候,大哥突然让我别闹。我没当时没反应过来就问他什么,大哥好像有些不耐烦,说我不停戳他肩膀干什么。可我明明站在帘子外面没有动过啊!当时就吓出一身汗来,没敢说话,偷偷的把灯往上打了一点,透过帘子我分明看到有双脚在前后晃着时不时碰到大哥的肩膀!那个样子就好像..好像大哥昨晚那样..我都快吓疯了,但大哥好像也没有再被戳。洗完澡以后我满脑子都是刚刚的场景,吓得怎么也睡不着,但后面实在太累了就睡过去了。到了后半夜被尿憋醒壮着胆子去厕所的时候,就看到..”

       听完大家都觉得那个人死的不是那么可惜了,毕竟NPC已经说过了熄灯以后不让洗澡,还偏要犯这个禁,这不是作死吗!

       众人再次去看昨晚出事的那间房间时,尸体果然消失了,只剩一条卷成一条麻花的粗麻绳从排风扇处垂下来。阮南烛比划了一下,又让顾龙鸣站过去试了试,点点头道:“看来昨晚那个大叔就是被上面吊着的人的脚碰到肩膀了。”

       大家不由自主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同时低头开始搓胳膊。


评论(2)

热度(9)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