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烛x林秋石】一个小故事1【原著向】

-小孩阮南烛x林秋石。私设有

-全文2.3w字。

-看死亡万花筒的时间有点久了,一些小设定记不太清如果有写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

-小学生文笔_(:з」∠)_

-略有些恐怖[大概

-人物归西子绪大大,ooc归我

-感谢食用。


上一篇:0

       -

       两人都洗完澡以后时间尚早。阮南烛借口自己冷要林林哥抱才能好窝在林秋石怀里,林秋石心情颇好揉着小孩柔软的头发,一边跟他聊着:“你怎么看到雇主就不高兴?”

       阮南烛窝着给他揉,一边懒洋洋的:“他是个女装大佬。”

       林秋石揉头发的手僵了一下:“大佬的直觉?”

       阮南烛不置可否的哼了声,林秋石继续道:“那顾龙鸣是不是有点危险,要不我跟他换一下?”

       下一秒就看到阮南烛再次换上那种小孩子委屈的表情看着他:“林林哥说好要保护我的。”

       林秋石仿佛没听到,继续说:“之前我去查过资料。《花园里的洋娃娃》这首歌谣被很多人改编过,也有不少人解读歌词;但内容都不怎么样。有一个我觉得还比较符合咱们这次的门的..”

       林秋石正欲往下说,敲门声响了起来,是顾龙鸣和林悠悠。林秋石知道雇主是女装大佬后再见到他,表情有些古怪;顾龙鸣见他这样被吓了一跳,压低声音:“他有问题吗。”

       林秋石摇摇头侧身将他们让进来:“我们正好在说着这次的事情呢,一起过来听吧。”

       房间不大,除了张床就剩张落了灰的桌子;顾龙鸣两人胆子再大也不敢顶着阮南烛的视线坐到床上去,何况他们胆子本来也不大。

       林秋石任由阮南烛坐到他身上,说道:“你们还记得歌谣原词吧。”

       林悠悠摇头,顾龙鸣点头又一副不敢说的样子,谁知道念出来会不会触发什么死亡条件;阮南烛倒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棒读道:“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娃娃哭了叫妈妈,花上蝴蝶笑哈哈,姐姐抱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玩耍,娃娃饿了叫,妈妈树上小鸟笑哈哈”,小孩子带了点稚气的声音毫无感情说着,硬生生让房间降了几度。

       林悠悠一副被吓到的模样:“这个不是那首讲了家庭惨剧的歌谣吗..”

       林秋石点点头:“进门之前,我查到了一篇网友解读的歌词的资料。大概就是说,爸爸有家暴倾向,将妈妈杀了埋在花园里,他们的女儿看到了全程的事。只是大家都不太懂这姐妹都指的是什么,这个可能是突破点。”说完又看了看时间,八点五十。“至于其他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头绪。你们那边有注意到什么吗?”

       顾龙鸣搓搓胳膊摇头:“除去我们那边是两张单人床以外,其他跟这边家具摆放是一样的。洗澡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事,而且那个npc既然都说了晚上不要出去,我们就什么都没敢动就来找你们了。”

       林秋石一副我儿长大了终于乖了的表情:“那没什么了,这是第二扇门死亡条件应该不会太多,但以防万一早点回去休息吧。”

       两人离开林秋石关好门的时候指针正好指到九点整,头顶一直嗡嗡作响的白炽灯闪了两下就黑了。林秋石隔着门都听到从别的房间传来的尖叫声,其中还包括了顾龙鸣的。他摸回床上,将阮南烛抱怀里;小孩躺着的时候正好到他下巴,身上还有淡淡的奶香。林秋石又捏了两下阮南烛脸一边想着还是小的好玩一边又想着刚刚阮南烛念的歌谣,手下没控制力度把小孩的脸都掐红了。

       阮南烛翻了个身抬手把林秋石在自己脸上“作恶多端”的手捉下来,抬手抱住林秋石的腰又埋到胸口蹭了两下,一副困极了的模样:“别想了,明天就知道了。快睡吧”说完还真睡着了。

       林秋石平时最早也是十一点才睡,这会让他九点就睡觉,一时半会还真的睡不着,手机也没网啥都干不了,只能抱着阮南烛干躺着。

       林秋石是被奇怪的敲窗声吵醒的,正打算翻身去看看时被躺在怀里的阮南烛抱紧了:“别理他,继续睡。”林秋石也没彻底清醒,迷迷糊糊想着自己还真的九点就睡了,又再次睡着。

 

        -

       隔日早上,剧烈拍门声由远及近传来,直到拍到林秋石房间的门上,同时还混杂着无助害怕的哭泣与呼救的声音。

       林秋石将阮南烛拍醒,自己起身去开了门。门外是昨天那三个新人里的女孩,见终于有人开了门一把抓住林秋石的袖子哭道:“大叔..”林秋石纳闷自己有这么老吗还被小女生喊大叔了,又见她被吓的厉害,只好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哄的差不多了,其他房间的人也都被吵起来开门查看情况;阮南烛从林秋石身后冒出,伸手把林秋石的手从女生手中抽出来抱住,一副有些惊慌的样子看看林秋石又看看门口那个女生:“小姐姐为什么哭成这样呀..”

       等女生哭的差不多了以后,林秋石总结出中心思想——那个女生一起床就发现隔壁那个秃顶大叔不见了,睡前关好的窗大开着;她因为很害怕所以昨晚很早就睡了,除去迷迷糊糊听到大叔说了些什么以外其他都不知道了;怎么办好害怕救救我。于是众人聚在一起美其名曰人多可以互相照应实则壮胆去了女生那间房查看情况。情况跟女生说的没有什么区别,除去空无一人的床跟大开着的窗,床与桌中间的过道上全是深红色的脚印,在大叔的床与窗之间居多,甚至有几对脚印对着女生的床。林秋石甚至可以想象出来昨晚的场景:不知什么原因窗户打开了,脚印的主人在屋子里来回走着,走到女生的床前时便停了下来紧紧盯着在床上熟睡的人,缓缓露出笑容。

       看完屋内情况的众人显然也都想到了那个画面,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战。林秋石观察了会其他人的表情,活着的两个新人都一脸惊恐,另外三个老手神色平淡。此时顾龙鸣拽了拽林秋石的袖子,小声跟他说道:“昨天晚上我听到敲窗户的声音了,但是没敢转头去看。过了会还听到有小孩子的声音问我们要不要出去玩。我当时没睡醒,就下意识回了一句都这个点了谁要出去玩啊。等反应过来以后才想起来这里是二楼啊,怎么会有人敲窗户喊我出去玩呢..”

       顾龙鸣虽然小声说着,但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了,说话大声与小声也没有什么区别。杀马特少年一脸佩服:“你还敢回答它,我当时都快吓坏了,还是跟我一间房的大哥让我别乱动的。”

       林秋石也挺佩服这人的没心没肺,旁边一个老手缓了缓才说道:“要不我们一起找找他吧?离集合的时间也还有一个小时。”其他人没什么意见,散开后在二楼找了起来。

       林秋石在房间浴室找了一圈又出来找阮南烛,发现小孩正站在大叔的床前看着,看了会又扭头不知道找着什么,反而一眼瞅着林秋石。小孩眼睛亮了冲林秋石招手:“林林哥哥快来看这里。”

       得,他又演起来了。

       林秋石走过去,小孩揪住被角猛的一拽,让被遮住的床单露出来。屋内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愣住。床单上有个深红色人形痕迹,凑近还能闻到铁锈味。女生登时被吓哭了,林悠悠也拽住顾龙鸣的衣角往后躲了躲。有人声音颤抖问了句:“这个不会就是那个秃顶的中年大叔吧。”

       林秋石点点头,答道:“应该是了。刚刚我往楼下看过,底下也没有尸体。”说着又看向此时又在抽泣的女生,“你说你昨晚听到大叔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他说了什么吗。”

       那个女生吸吸鼻子:“还记得一点点..他当时说别吵了自己还要睡觉什么的..好像还说了滚。”

       顾龙鸣此时倒是反应过来了,惊恐道:“不会昨天就是我们要面对的怪物吧。死亡条件难道是回答它说的话吗。”

       阮南烛自从掀开被子之后就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躲在林秋石身后拽着他的衣角,演的可起劲了。听到顾龙鸣的话,眼睛眨巴眨巴:“可能是其中之一。那个大叔应该还触发了别的死亡条件。毕竟顾哥哥你也跟它说话了,但你还站在这呀。”

       顾龙鸣被阮南烛这稚嫩的童声硬生生吓出一身白毛汗,在一边猛搓胳膊企图把鸡皮疙瘩搓下去。林悠悠小声开口:“会不会是惹它生气了..,那个大叔不是还说了滚吗。就算是人,听到有人让他滚,也难免会不高兴吧。”

       林秋石把几个人的话总结了下:“看样子现在第一个死亡条件就是回答它的话并惹它生气了。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先下楼吧。”

 

        -

       众人下楼的时候,昨天那个NPC又满脸堆笑的站在接待处那边。见到林秋石一行人下楼,凑过来双手递上一沓文件。“这是各位领导要的资料,这小县城也没什么好玩的,各位领导随便逛逛就好。晚上八点半会停水,还请各位领导早点回来嘞。”

       林秋石一边翻看手里的资料,里面是这个小县城的介绍跟地图。阮南烛在旁边喊着说要看,林秋石把地图递过去之后这小孩又说要林林哥哥抱起来看。林秋石一脸无奈把小孩抱起来让他坐在臂弯里,小孩一指地图右上角:“哥哥我要去这里!!去嘛去嘛!”于是林秋石只好顶着其他人赶紧把小孩带走的不耐烦目光,抱着阮南烛出去了。

       出了招待所大门外面是条街市,不少县城居民都在集市上买菜,偶尔还有三轮哔哔叭叭摁着喇叭过去,吵的不行。林秋石抬头看看招待所的外墙,发现自己房间正对着这条街市,然而在屋里时却完全没有听到任何的吵闹声。

       小孩被抱出来之后就停止了自己尬演的行为,但丝毫没有要从林秋石臂弯下来的意思。“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看来每天的活动时间都会减少一点。到最后除非死剩一个,不然大家就都出不去只能困死在招待所里了。别的咱们不管了,先去找找歌谣里那个花园吧。”

       顾龙鸣在旁边拍马屁:“阮哥就是阮哥。”

       小孩演戏欲望又上来了:“哪有林林哥哥厉害呢,他说了会保护我的!”说着紧了紧抱着林秋石脖颈的手。

       林秋石:我求你们别演,要吐了。

评论(3)

热度(12)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