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南烛x林秋石】一个小故事【原著向】

-小孩阮南烛x林秋石。私设有

-全文2.3w字。

-看死亡万花筒的时间有点久了,一些小设定记不太清如果有写错的地方还请各位指出。

-小学生文笔_(:з」∠)_

-略有些恐怖[大概

-人物归西子绪大大,ooc归我

-感谢食用。


       -

       顾龙鸣的第七扇门还没有动静,此人看起来成天没心没肺大大咧咧,每天窝沙发吃薯片看电视,似乎完全不在意甚至不多去几扇门刷刷线索,但黑曜石众知道这只是他心里没底的一种表现而已;即使如此,大家还是不约而同想着:放一段时间就好了吧,大概。这样的情况过了几天,除了顾龙鸣天天瘫沙发快成废人了以外,并没有任何变化。对此,阮南烛只是不屑冷哼:“辣鸡。”

       林秋石:……

       最终他还是看不过眼,将废人顾龙鸣从沙发上揪起来:“还躺着啊?”废人被揪起来以后又瘫了回去甚至没半点反应,林秋石站在沙发边上开口:“你阮哥说带你去刷线索。”

       顾龙鸣跟被点了引线的烟花,一下窜老高。坐回沙发的时候跟换了个人似的,眼睛亮晶晶看向林秋石:“真的?!”,在得到他的肯定后感动的不行,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一边嚎:“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世界里,只剩阮哥的怀..”后面没敢嚎下去,生怕阮南烛听着不带他了。

       林秋石见人恢复平时的模样,便回了房间。进屋时阮南烛正窝在床上玩着手机,头也没抬:“拖上我干什么。”

       林秋石嘿嘿笑了声说:“这不太久没动弹闲着了吗,低级门而已,就当活动下筋骨呗。”又见阮南烛还是盯着手机,上床扯走他背后的靠枕,垫到自己身后跟他并排窝着,眨眨眼:“不想一起去吗?”

       被抽走靠枕顺势躺下的阮南烛终于将视线从手机转移到林秋石身上,伸手抱住林秋石的腰:“跟林林哥一起,怎么会不想去呢~”阮南烛说这句话时候还用了伪声,即使林秋石平时听的不少,但盯着这张脸一边听着带了撒娇意味的女声,怎么看怎么有违和感;他抬手刚准备制止阮南烛犯病,又听到抱着自己的人说:“只是活动筋骨嘛~咱们换种法子也可以活动不是吗。”

       林秋石垂眸瞅瞅他:“白日宣淫。”阮南烛只是笑眯眯看着他没说话,林秋石无奈叹了口气,手撑在阮南烛脑侧俯下身凑近在嘴角亲了下,但还没来得及起身又被阮南烛按住加深了这个吻:“恩....。”

 

       -

       隔日林秋石来叫顾龙鸣来开会。说是开会,其实就是阮南烛搂着林秋石坐在长沙发里看着顾龙鸣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样。阮南烛挑挑眉:你想吐槽什么吗?顾龙鸣:不敢不敢。林秋石倒是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眼神交流,把一张纸条递给顾龙鸣:“这是这次的线索。你看着,我一边讲。”

       顾龙鸣接过东西,看了眼纸条上几个字:花园里的洋娃娃。登时背后凉了下,这首歌谣不少人都是知道的。顾龙鸣看着字条上的字脑子里开始回忆歌谣的内容: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娃娃哭了叫妈妈,花上蝴蝶笑哈哈,姐姐抱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玩耍,娃娃饿了叫,妈妈树上小鸟笑哈哈..

       林秋石在一旁说道:“这个任务是我跟南烛在网上找到的,任务发布人说这是她的第三扇门。如果她说的是实话,那难度就不会很大了。手镯我已经寄出去了。”

       顾龙鸣点点头,想着:虽然难度不大,可是恐怖啊!

 

        -

       门来的那天,他们正在吃早餐。林秋石正在看新闻,忽的电视屏幕就变成了满屏的雪花,四周空气冷了下来;刚刚还坐在他对面边吐槽新闻边喝豆浆的顾龙鸣也不见了。

       林秋石不止一次抱怨过这门出现的时间也太不合理,每次不是在吃饭就是在睡觉。推开门后走廊还是那个漆黑的走廊,除去第二扇门,其他门都贴了封条。这任务发布人可能真的是菜鸟了,他边推开门边想着。

       第三扇门不愧是第三扇门,林秋石走进门时就听到了许久未曾听到的喊声:“你们都是些什么人,这是什么整蛊节目吗”、“我不喜欢恶作剧,快放我回去!”。林秋石是从厕所里出来的,外面的大厅或坐或站着六个人。除去三个正在聊天的一看就是老手的人以外,剩下三个新人中那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正焦躁的来回走着,时不时说着自己不喜欢恶作剧之类的话,看来刚刚的喊叫也是他发出来的了。旁边沙发上坐了个留着杀马特发型的男生正饶有兴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边还扯着旁边的人说个没完:“哎你说节目过后会给多少钱啊”、“我还没上过电视呢!”,至于被他扯住的那个女生则泪汪汪的一幅快要被这个人吓哭了的模样。

       众人听到厕所有动静,同时看过去,而那位中年男人见到林秋石这幅平淡的模样,还以为他是节目负责人,快步走上前抓住林秋石的肩膀:“我不管这是什么整蛊节目还是别的什么,赶紧放我回去,我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还有急事要处理!”

       林秋石正欲开口,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这不是什么整蛊节目,这是门。”林秋石回头看去,一个与阮南烛样貌有些许相似的小男孩正从厕所出来,他背后还跟了个有些僵硬的小胖子,细看发现这小胖子竟然跟顾龙鸣挺像的。中年男人没反应过来:“门?什么门?”顾龙鸣看看这个中年男人,叹了口气开始解释起来,脸上还带着无奈仿佛自己是大佬勉为其难跟萌新解释一般。被放开的林秋石冲两人点了点头:“你好,我叫余林林,第三扇门。”

       阮南烛:“第四扇。”林秋石看着眼前身高才超过自己腰的小孩,忍住笑意看向小胖子。

       小胖子一副累极了的模样回答道:“顾龙鸣,也是第三扇。”

       三人刚接上头就又听到厕所门开的声音,一位瘦高瘦高的身着黑色连衣裙的女生从里面出来,脸上还带了些不安。扫了眼大厅里的人,眼神在林秋石三人身上停留了会,似乎确定了什么走过去伸出手:“你们好,我叫林悠悠..”女生声音细细的,有些怕生的模样,甚至耳朵都红了。林秋石确定这就是雇主后回握了她的手:“余林林。”

       女生又怯怯的开口:“这是我的第二扇门,你们可以带带我吗..。上次那个门快吓死我了,还好出来了。”说着她仿佛想起上次的事情,眼眶都有些红了。

       阮南烛伸手扯了扯林秋石的衣角,大眼睛眨了眨:“哥哥,可以带上我吗..我也害怕。”

       顾龙鸣凑过来:“哎你们组队啊!带上我啊!”林秋石面对着两个戏精,无语片刻还没开口就又听到一声开门声。但这次不是从厕所传来的,而是从大厅的接待处。

       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之后,林秋石才有机会观察周围的环境,几人处在一间旅馆的招待大厅。说是旅馆不如说招待所更合适,接待处的台子上落了一层灰,除去大家进来的那间厕所跟发出声响的门,就只有一张破了个洞漏出里头海绵的沙发跟通往楼上房间的楼梯了。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阿姨从接待处的门走出来手里还拿了一沓纸,看到聚在大厅的十人,谄媚的笑了,操着一口带着浓重乡音的普通话招呼起来:“哎你们也真是的嘞,又说明天才来,怎么今天就到了嘞!这房间都还没收拾好,只能委屈各位领导两人一间住着了哈。来来来,这边请嘞。”说着就带他们从楼梯上了二楼,边走还边絮絮叨叨说着:“这小县城也没什么好的,几位领导突然说要来视察我们都吓了一跳嘞!”

       林秋石四人走在队伍最后面,顾龙鸣小声嘟囔着:“之前上学的时候,天天看领导来视察可威风了。现在居然也能当回领导,真爽。”

       阮南烛顶着张正太脸,一边抓着林秋石的手一边说着:“领导都比较喜欢自己住一间的,待会我帮顾哥哥跟那个阿姨说一下吧~”

       顾龙鸣秒怂:“不了不了,我还是适合当个跑腿的。”

       二楼的走廊灯光昏暗,地上厚厚一层灰,角落里甚至丢几个塑料袋,环境一看就不怎么样。十人两两一组从那个阿姨手里领了钥匙,拿钥匙的时候林悠悠看了看林秋石又看看顾龙鸣,正要开口就看到那个少年伸手抱住林秋石的腰可怜兮兮的道:“哥哥我要和你一起睡。”林秋石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摸摸少年的发说好,林悠悠再扭头看向顾龙鸣,那胖子笑的贱兮兮的,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等所有人都拿了钥匙后,招待阿姨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说:“小县城晚上也没什么东西好玩的,几位领导就早些休息吧,晚上不要出来乱走了。招待所过了九点就没有热水,领导们若是需要洗澡要尽早嘞!”说着就下了楼。林悠悠听着这个提示,越发觉得眼前这个一直贱兮兮笑的小胖子不靠谱了。

 

       -

       林秋石一手牵着阮南烛,一手拿钥匙开了门。房间里充斥着一股霉味,屋内空气混浊定是很久没有开窗通风了。显然其他房间也是这样的情况,不少卧槽跟骂骂咧咧的声音混杂着喷嚏声传过来;林秋石与阮南烛住在了二楼最尽头,旁边挨着的就是顾龙鸣跟林悠悠的房间。待房间门关好了,林秋石看向阮南烛,而阮南烛眨眨眼睛,用一种很无辜的眼神看了回去嘴里还奶声奶气的喊着:“哥哥我怕。哥哥要保护我哦。”

       林秋石看着这脸上还有点婴儿肥的小孩,又把他跟门外的阮南烛联系起来,没忍住笑出声,开口:“你比我矮了。”

       阮南烛:……

       林秋石又开口:“你怎么把顾龙鸣弄成胖子的?”

       小孩这才把无辜的表情换回平时那般模样:“我跟他说这个东西进门的时候要穿在身上,可以保护他的。”

       林秋石看着坐在床上的小孩用完全不适合小孩子的表情回答自己的问题,脑子一热伸手捏了下他的脸:“小孩子就该表情丰富一点,不然哥哥怎么有保护你的欲望呢。”

       阮南烛看了他半晌,忽的伸手抱住林秋石的脖颈抬头在他唇上亲了下,笑的很开心:“我知道哥哥一定会保护我的!”

       林秋石愣了好一会,直到小孩去洗澡了才摸摸自己嘴巴:我他妈的被小孩子调戏了???

评论(2)

热度(21)

© 悠侑游丶 | Powered by LOFTER